淡藍色的剪刀

主食 赤黑
副食 秀业/薰嗣/奈因

赤黑 Teacher (02)

庆祝赤黑日15 16(///▽///)

临时赶出来的...BUG太多见谅....





  黑子认知到这个感情,是两情相悦亦或单恋,无从得知。对于答案,如同刚呱呱落地求知欲旺盛的婴孩。他把笔记本翻到最后ㄧ页,写了一个"Answer",黑子才不承认此时就像少女般的思春。

 『紫原,进球固然好,但是刚刚你被两人防守,应该传球给我比较保险。』赤司皱眉说着。

 『啊~有进就好了啦~~』紫原毫不在意的走下场休息。

 黑子在场边看着起争执的两人,虽然对于紫原态度上的问题,自己也因此吵过不少次,但是一向很听从赤司的话,今天这种状况实在少见。反常的也不只有他,其他人也都改变了,本就是天才之人的他们,能力却又还是源源不绝的涌上,他们之前越来越疏远了。

 『赤司君。』

 『嗯?』

 练习开始前,黑子叫住赤司,两人到了校门旁的树下,因为树荫,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现在这个队伍快乐吗...打球时快乐吗?』黑子低着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赤司没回答这个问题,这支队伍....奇迹世代...已经不是当初那样了,他也和黑子一样不知所措,一样怕自己被抛下。见着赤司没回应,觉得更是彷徨,滴下的泪水如同浇熄自己无助的心。

 赤司上前一把抱住,怀中的人不停啜泣,不知如何安慰,就只是抱紧着。

 『赤司君....赤司君也会...变成那样吗...?』

 『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还是我。』

 黑子因为这句话安心许多,此时澎湃的感情充满心中,趁这时跟赤司君表达心意,不管答案与否,自己都会欣然接受的。

 『我....』

 『谢谢你。』离开赤司君怀中,离开前贪婪的多吸几口令人安心的气息,浅浅的微笑。

 果然还是不行啊....还...需要一点时间。但是,心里有总这次不说,就没机会的违合感.....怎么会呢,以后还是时候呢。


『你是谁....?』

 『我是赤司征十郎啊,哲也。』熟悉的面孔,如出一辙的声音,却是不曾有过的称呼,这...是怎么回事?

 青峰跑出了体育馆,赤司第一时间叫黑子去追,"只有你能试着挽回了。"结果却不尽理想。

 

  『赤司君,我喜欢你。』

 黑子也不知道自已为何要在这种时候说出来,或许是自己等不下去了,或许是一个测试。

 赤司无语,过了一段时间,走到黑子旁边将毛巾覆在已湿漉漉的发丝上。

 『师生恋,不被允许。』说完就走出了体育馆。

 黑子很晚的时候才回到家,鞋脱了走到房间就直直倒在床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天知道是怎么走回家的。

 "师生恋不被允许"黑子将头埋进枕头里,那句话一直在脑中徘徊。是啊,师生吗.....这就是答案。






 『老实说,你能站在这里我很惊讶。那时的答案,已经找到了吗。』

 『是的。』

 『那就展现给我看吧,黑子的篮球。』

 『顺道一提,你忤逆了导师,便不再是我的学生。』

 黑子站在场上运着球,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其实能站在这里,最惊讶的莫过于自己。自从告白以后,彷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自己也没在篮球部存在过,没多久,黑子选择退队,伤害朋友的人还有什么资格留下?

 黑子看了看身旁练习的队友,与他们一起努力到了现在,很庆幸能进入城凛高中,庆幸成为火神的影子。赤司君,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城凛的球队,就是答案。





 『好久不见,“黑子”。』

 『..欸...?』

 比赛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双方都拿出了浑身解数,还是拉不开差距。上一场,黑子与火神解开了赤司的ZONE,赤司的杀手涧被破解打击甚大,后面直到那一场结束都魂不守舍。第四场刚开始,火神感觉的不协调感原来.....

 "以前的赤司君,回来了。"

 黑子看着自己眼前的双赤红瞳,奇迹看着这熟悉不过的传球,不约而同的都是这么想着。

  不由到鼻酸起来,以前的赤司君....自己爱慕着的赤司君....不过,现在没时间想这些了,有什么事,赢了在说。





 

  "城凛高中获得冬季杯冠军!!"

 观众席的人热烈的掌声,队友纷纷跑上来拥抱,黑子高兴的呐喊着胜利的喜悦。看到思念已久的人走过来,身体自然的转过身。

 『你赢了....不...是你们,祝贺你们。下次,会是我们赢的。』

 语毕同时,泪水像泄洪似的落了下来。

 『是的,下次....再下次..一直打下去。』

 

 ※

『呀哈!赢了!』相田离开球场时,跳起来欢呼着。

 『总算...成为了日本第一,超兴奋的啦,对吧黑....怎么了?』火神望向身后出神的人。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黑子说完,立刻跑回去。

 赤司坐在体育馆外头吹着风,输了呢....这种心情还真是难以言语,不过如此,才觉得打篮球真是太好了,黑子,遇见你真是太好了。不过...自己伤害过他,也不便求什么原谅了吧,我们也仅存胜者与败者的关系。这么自嘲着。

 『赤司君!!』

 赤司站起身,看着黑子到自己还气喘嘘嘘的。

 

 『你怎么会....』

 『我喜欢你,赤司君,请你跟我交往。』黑子缓过呼吸,对着赤司笑了。

 既然没有了师生那堵墙隔着他们,又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好。』



 ----HAPPY END----


对赤黑日贺文来说可以是END了ˊˇˋ

但是有想过要不要接着打他们交往后˙ˇ˙

这算是原着向的一篇,所以很多部分就懒得打了( ´_ゝ`)

谢谢各位喔!!!!

赤黑 Teacher

411赤黑日快乐!!!

我偏偏给人家打反的ww
高中日发中学,中学日发高中( ´_ゝ`)

 樱花纷飞,为自己铺上一条粉色道路,如同迎接着自己面对崭新的一天。

 升上国中第一天,久违的早起让人直打哈欠,看着一路上经过的人都可能成为自己的同学也不足兴奋,小学时因为自己的体质常吓到周遭人,所以都保持着同学关系,并没有深交。

 在出神之际,一个不同于樱花的鲜艳红发闯入眼眶,等回过神,正对上那赤红的眼瞳及微震惊的脸孔。

 『啊,不好意思。』赤发少年收回惊讶的神情点头道歉,如果只是撞到人道歉的话没什么,更何况刚刚并没有撞着对方,奇怪的是一开始少年并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人。

 『不,你没做出什么失礼的事,无须道歉。』清澈的嗓音和同声音般青涩的脸蛋与水蓝的双眼,令赤发少年有股莫名的安心感。

 『请多指教,我是赤司征十郎。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多多指教,我叫黑子哲也。』赤司轻笑,慢下脚步一起走入校门。

 『这是一种缘份吧,期待与你成为同班同学呢,黑子君。』

 认识了新的导师,坐在分配好的位置上阅读小说,见得不同个性的同学,唯一共同点就是都没有少掉那份稚气,黑子对于班级没有什么异议,只可惜没能跟赤司同班。

 两个月过去了,没能再跟赤司说过话,虽然在社团时偶然发现彼此都是篮球社时有点头示意,但想跟他谈话时,已然赤司已成为一军。不同体育馆不同班能谈话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仅在校排上看到赤司征十郎的名字。

 命运就是如此出奇不意,渴求它的时候不会如愿,却在需要它之时救助你。

 『哈....??退队?退了你一切努力就....』加入球队练习后结识的友人-青峰大辉,听到自己要放弃篮球时,激动的劝说时,体育馆的门打开了。

 『青峰,原来你在这.....黑子君?』

赤司忽然的出现,黑子只是抬起头看了ㄧ眼,不发一语。

『欸?赤司你认识....』

『我可以单独跟你说说话吗?我对你很感兴趣。』

 体育馆传来球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比赛。今日对战的学校十分难缠,对方的中锋没紫原高大,但是相当身材魁梧,反应力也与紫原不相上下,眼看一分之差战况胶着之时,一个身影在对方中锋面前闪过,警觉的转过身子防守,球却已经到了后方的黄濑手中,一跃上篮。

"哔--"

 78:77 

『Nice!小黑子~~』黄毛大犬扑上去,险些站不稳。

 『谢谢,不过...黄濑君很重啊...』

  

 黑子瞄一眼赤司,正好四目相交,赤司投过来赞赏的目光,黑子只觉得脸颊一热。

 从那以后,黑子就积极找到自己可以创造不一样的传球,确任之后,找赤司协助进了一军,黑子从没想过自己能进到一军,同时也没注意到对赤司抱着感激之情外似乎又有什么感情在躁动着。

  

『喂!哲,发什么呆啊!』看着夥伴练习一半,忽然愣在那里再思考着什么,恶作剧似的将手中的篮球砸过去,本以为对方会接住球,但是却见黑子还毫无反应,现在青峰要过去挡也来不及了。

"碰!!!"

黑子先是愣了一下才回过神,看着自己疼痛的手臂。手臂不是被砸疼的,还是被抓疼的。

 『黑子,还好吗?』赤司转过身查看黑子有无伤势。

 『我没事,谢谢。』

 『倒是赤司君你....』黑子瞥见对方手腕处因为挡球而轻微红肿。

『没事,冰敷便可。青峰,开玩笑别太过火。』

 『啊.....是!抱歉啊!哲』被叫到的罪魁祸首先是愣了一下才发应刚刚发生的事。

 

  赤司转身走出体育馆外的洗手台冲水,见黑子从后面追上来,便停下脚步。

『赤司君....抱歉...其实你不用替我挡得,我受伤不要紧,但是你...好痛...!!』

 『笨蛋,说什么呢。』赤司弹了一下黑子的额头。

 『你是球队独一无二的ㄧ员,你要是受伤了,我们会很困扰的。』看着脸红鼓着脸不太服气的黑子,忍不住捏了ㄧ把。

『嗯....』

 

 这次的事件,更是触动了黑子那不确定的心,但是想要表达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TBC-

赤黑 礼物来了



哲也小天使生日快乐!!!


生日就是要发糖啊不然要干嘛ヾ(*´∀`*)ノ





  


  『哲也,要喝什么?』


 


『可可,麻烦赤司君了。』


 外面是一片白色世界,雪花正在为各个城市,每个街区,每个角落增添自己的色彩。冬天,是黑子最喜欢的季节,在早晨的暖阳下打篮球、平时能窝在家中沙发喝着热茶,对黑子来说是最舒服的事了。


 赤司双手拿着一红一篮的马克杯走到客厅,将杯子放在桌上后,在黑子身旁坐了下来,黑子立马扑抱上去。


 『赤司君好暖和啊......都不想离开你了....』黑子话说完,就猛往赤司怀里钻,直到两人之间都没空隙为止。


 『赤司牌暖暖包,一直贴着你不离身。』赤司回蹭黑子的脖颈,温暖的气息,加上黑子身上的淡淡香气,令赤司喜爱不已。


 


 赤司拿起桌上的遥控器转着台,黑子则拿起还在冒烟的蓝色马克杯,小口啜饮。


『哲也,很烫小心......』赤司贴心的提醒着。


 『....好烫..!!』


  啊...似乎晚了...


『还好吗?』赤司倾身扶起黑子的下巴,黑子也配合的吐出舌头。微红的舌尖加上泛泪的眼眶,赤司有些心动,但又很是心疼。


『..唔..!!』赤司吻了过去,但没有过分侵入,只是不停扫过黑子略红肿的舌尖,惹得黑子又痒又麻的。


『还疼吗?』


『没...没那么疼了,还有哪有人用这种方式的....』黑子别过脸鼓着双颊说着。


 

『哦呀,是哲也呢。』


『欸?』顺着赤司的眼光看去,电视节目正播着知名动画“黑子的篮球第二季”。


 『看起来是对阳泉那次呢,那次哲也让我心中有无数的波澜。』


『怎么说?』


『看着哲也学会了投篮,又想出利用自己存在感的优势所得到罚球,你总是能给我惊喜呢。』


『难怪我感受一股炙热的视线....原来是赤司君吗...』



 小闹剧结束后,两人就一起专注的看着电视,随着剧情的发展,赤司ㄧ边感叹自己当初怎会如此的..病....,ㄧ边有些不耐烦的直听黑子对着他人的赞叹。


『赤司君,你快看!火神君又灌篮了!好厉....』


『哲也,火神他灌篮不是第一次了,你应该看惯了才是....何况,我不是也灌过篮,你怎么没称赞我?我做到了你所不及的事,我破除了身高的.....』


 赤司意识到自己说的太过了,停住了嘴,但说出的话收不回来啊,赤司很后悔,明明是想讨拍拍,反而自取其辱呀..而且......


 黑子用浏海遮住双眼没说话,站起身准备离去,赤司赶紧拉着黑子的衣袖,黑子这才转身,赤司就对着他一双泪水汪汪的眼睛。


『赤...赤司君..不仅忘了我生日还...如此羞辱我,赤司征十郎我真是看错你了!!』


 赤司第一次见到黑子这模样,站起来抱住快哭成一滩水的人ㄦ。


『刚刚那是我无心之过,我向你道歉。但是,你生日这事我绝对没忘的。』


『胡说!连句生日快乐都没有!』


 赤司笑意加深,放开黑子,展开双手说道『因为我在等着哲也跟我要啊,呐,这就是礼物。』


 黑子脸霎时涨红,红的看似都在冒烟,太...太恶劣了!


 『我..想要赤司君...的礼物!!!礼物!!!』


 黑子惊觉断句不对,赶紧补充。(不过好像也没错..)


 赤司看着黑子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样的黑子哲也,只有他能看到。


『嗯,礼物...来了。』赤司将黑子拉进怀里后压上沙发。


『欸!!?要在这里!!!!?』


『不行吗?』


『那....那至少关掉电视,我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经这么ㄧ说,才想起被他们遗忘的电视还播着自己在场上辉煌的身影。


『呐,也是。我不想让其他扰人的杂音,我只想听哲也你的声音。』


 黑子坐起身子以自己的唇封住了说着令人害躁的嘴,馀下之语,消溺其中。





  起初那个在找寻不确切的未来彷徨的我,哲也给了我不会动摇的答案,谢谢你,生日快乐。

















  黑子有点小媳妇的感觉ww 最后那句其实时边听Answer边打出来的(*˘︶˘*) 谢谢各位!!可以的话,留下你们的爱心跟小手手QwQ!


 最后再说一次,黑子哲也生日快乐!!!


赤黑 接续交杯酒后的甜点

※本篇为 官方我爱你 的后篇


 我又回来了(*˘︶˘*) 

 这次的赤黑来势汹汹,手速20马赫!!!!儒~呼呼呼~(何#








 赤司把已经空掉的杯子放回桌上,细细品尝黑子递来的饮品。黑子就这么看着赤司一脸心满意足便笑笑不说话,但其实他才不会说他手酸了。


  我记得饮料半杯不到啊!!怎么喝那么久!!? 虽说黑子知道自己喝的速度不算快,但比这小少爷小口啜饮的速度快多了!!!!


 『赤司君....你喝好了吗?』话刚说完就听见窣窣的声音,终于吗.....


『嗯,黑子很贴心呢。』


『是我先麻烦了赤司....君..?』


 对方的脸在自己瞳孔下不断放大,水蓝就这样一头撞进深邃的赤色。我..我被赤司君亲..亲了....嘴角!!?


 『小孩子吗,这样都能喝出来。』似孩子吃到糖般满足,随即才拿纸巾出来擦拭。


 『明...明明有纸巾..』


 『在擦嘴之前顺便帮黑子清理了,不是一举两得吗?』


 黑子看着对方狡诈的微笑,很想把桌上空杯加速传球过去。





"不好意思,为您送上甜点。"


 『谢谢!』黑子脸上的黑气立马烟消云散,伸手拿取可丽饼时,被赤司抢先了一步。


 『..唔...赤司君不是不喜欢甜的?』


 『是不怎么喜欢,但来这里不尝一口可惜,你吃吧。』正当黑子开心之际,结果又扑了个空。


 『刚刚对黑子很不好意思呢,这次就当礼尚往来吧。』赤司将可丽饼向前递过去,黑子无奈但还是不忍拒绝,就继续接受对方的喂食。





 

 赤司就看着黑子小心翼翼吃着手中的甜点。赤司心血来潮轻轻一挤,大陀奶油溅到了黑子的唇上及自己的手指。


 但是让赤司惊讶的是黑子的反应。黑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带着歉意的神情,本来赤司要安抚他的时候,却见着黑子脸红的舔起自己的手指。


 黑子看着溅出来的奶油,内心万马奔腾,一方面自責自已,另一方面找著紙巾,又不敢向当事人要...只好...




 软嫩的舌舔过指尖,徘徊于指腹,又舔弄过显明的骨骼。赤司对于这些却完全不觉得恶心,反而有些心动。待黑子尝完可丽饼抬起头,就见赤司满脸涨红。

 


  『..这里的东西真的都很好吃呢.....』黑子别过脸说着。


 『..是啊。』










 坐在隔壁桌的迷妹们。


 『很好吃呢。』


『是啊。』  


   (^ppppp^)



-END-


赤黑的对话真的好甜啊啊啊////


我根本是边流鼻血边打完这篇的⊙ω⊙ 呐,最后,谢谢观看!


黑子生贺再见ヾ(*´∀`*)ノ


赤黑 官方我爱你#

小女子被官方弄疯了啊啊啊!!!!糖吃多蛀牙啊啊啊!!! 没办法亲临日本观赏,但就这对话内容,让我在如此寒的天气下去跑圈都无法冷静啊啊!!!!  


  为了冷静,我死都要掰出ㄧ文来!!!!










 『黑子,再多吃一点吧。』赤司将叉子上的食物在黑子脸颊前晃了晃。


 『赤司君你就别再诱惑我了,甜点还没来呢。』黑子推拒了赤司,却又盯着桌上的餐点不放,隐忍的模样令赤司笑出声。


 『那喝点饮品吧,这里的饮品也不容小觑呢。』


 『嗯,啊....我现在手可能不太方便呢....』


 看着黑子连忙擦拭手上的食物碎屑,赤司不急,拿着饮品往黑子嘴边递了过去。


 黑子也不反对的说声谢谢后,咬住饮料上的吸管喝了起来。赤司一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看着黑子,黑子以为赤司在等他的饮料,但是,正想还给赤司时,便听到窣窣的声音。


  啊...饮料快没了...但总不能喝完了才给人家吧....


 黑子懊悔自己忘我的喝着不懂自制,赶快拿起自己的饮料给赤司,赤司微愣,露出一抹魅惑少女心的微笑,也喝起黑子手中的饮品。


 


 



 ...交....交杯酒...!!!? 不仅间接接吻还交杯...!!!!!?? 



  每个迷妹们见状,赶紧拿出包里的墨镜,虽然在室内戴墨镜看不清,总比闪瞎好。








   -TBC-


脑洞一开不得了了www还有后续喔喔喔!!!!  短短的,加减看吧ˊˇˋ


赤黑 オレンジ

祝贺咱们家 哲也厨之土豪 赤司征十郎 生日快乐!!!!!!!


我先提醒....后面越打越混..+初尝古风,请见谅。
















 寒风吹拂,银白之花落于手,方才晓得,最寒冷的冬天到了。




『我回来了。』


 结束了一整天的政事,极具疲乏的身躯叫嚣着。近些日子,朝中各位受着害怕之情打压变得十分混乱,据情报得知,北方外族向我国蠢蠢欲动,几年来外族重创过无数国家,势力越发强盛,我国多次出兵协助击退外族,但就在某一次的战事后,外族渐渐消失在沙场上,原来全是为了蓄力来报复我国吗? 闻言说不仅仅增加了许多战力还有一名为了复仇,武力高强的人物加入,传言有着一人打倒一整支军队的佳绩。


 唯有与之抗衡的恐怕只有我国大将军-赤司征十郎。长相俊俏,剑术高超,判断力强,堪称是当时的兰陵王高长恭。令他声名大噪的契机是一场战役中,赤司只需树上的一片叶子掉落到地下的时间,十馀人全都趴卧在地。


『辛苦了。啊,近日天气转凉不少,我就煮了些汤豆腐,不知合不合口味呢......』看着眼前的水色少年不好意思的搔搔脸颊,不禁失声。


 『噗哧....先前那个为了送一个走失的孩子就让我骑着马跑到远在边境的国家还眉头都不眨一下的黑子哲也,现在被ㄧ锅豆腐就愁眉苦脸的呢……』话刚落下,又是一阵笑声。但很快就乐极生悲了。


 『痛.....!』


 『赤司君就别再取笑我了,从几颗水煮蛋到一锅汤豆腐已经很了不起了。』使出手刀后,撑起圆嘟嘟的脸颊没好气的说着。


 

 『确实是呢。总比吃水煮蛋过日子好多了。』捏了捏可爱人儿气鼓鼓的脸颊,动身坐到餐桌前,品尝着对方用心为自己煮的晚餐。


 『如何?』


『汤头不错呢,只可惜的一点是......豆腐没有比哲也的嘴唇嫩呢。』


 『......!?』


 『赤...赤司君这样我会很困扰的....』低着头小口的吃起汤豆腐。


 

 啊啊,脸红了呢。


  真可爱啊,我的哲也。



  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的初次相遇并不是那么的平静,那次的事件对赤司而言如热铁烙肤,难以忘却,因为他第一次了解到了败北。


 『给我追!!杀了他必有重赏!』


  『啧...』


赤司万万没料想到自己会如此的狼狈不堪。当赤司小将领时,某次接到上面的命令说要去讨伐山贼,赤司感到十分纳闷及不悦,为何小小山贼需动用到主要战力?


  『嗷嗷嗷嗷--』一剪射中赤司马的后大腿,马ㄦ惨叫后倒地,赤司也跟着摔了下来。本想尽速离去时,才发觉在马儿挣扎时,身上的剑已被甩到远处,又拉扯到方才不慎被偷袭的肩伤,不得动弹。


 『啊哈哈!总算追到了,杀了你,以后在宫里活动也方便些了。』


 


赤司顿时恍然大悟,击败山贼实质上是ㄧ枚幌子,殿下的用意是看赤司是否有资质率领战事,而赤司轻敌而落得这般田地,也是预料之中了。

 


『呵。受不了这种苟且偷生的日子,而去捡人家的狗骨头啃吗?入了朝廷还不是只能苟延残喘的巴着人家大腿。』


 『哈哈!将死之人说什么傻话,消失吧!』语毕,立即拔刀向赤司砍去,但赤司脑子一转,抓了边旁的木头,一个闪身绕到对方身后,直击头部。但是一连串的动作使本就负伤疲惫不堪的身躯承受不住,跪倒在地。


 『大人!大人你醒醒阿!』


 『……』


 『赤司征十郎....你....我要为大人报仇啊啊!!』一触即发,失去大人的怒火的沸腾,数十人上前攻击赤司。


 ....我,赤司征十郎真的要败北了吗


  居然我会丧生此地.....


真丢人啊。







…...锵!!


没有想像的撕裂般痛楚。赤司睁开双眼,看到一名蓝发少年站在面前,接下那原本要砍在自己身上的剑。再来一个跳开,彷佛消失在众人之中,正当疑惑时,赤司见他不知何时在敌人身后,一剑挥下。



  血色的花绽放在少年身上,赤红色与水蓝相互渲染着,在赤司看来,竟为少年谱出不知名的美。激战后,空气中充斥着难闻的味道,令少年不禁皱皱鼻,缓身走向赤司。赤司这才看清他的模样,细致的脸庞及同发色的水蓝大眼.....他很特别。赤司被他的眼瞳所吸引,其中的水色并非毫无波澜,反而是激荡高昂的坚定。


 『你是谁?』


 『在下黑子哲也。』


 『你就是在乡间流传的那位“只听闻其名却不闻其相貌”的黑子哲也吗?』


 『是的。』看着对方无动于衷,伸出手。


 


『你要做什么?』


 『需要来我家治疗一下伤势吗?我家就在附近而已。』看着他像只受到惊吓的猫,心中浮出一抹笑意。


 


『为什么要救我?』赤司仍然带着警戒心。


 


『这无关于救谁,只是身体下意识行动了。』黑子轻笑说着。


赤司征十郎败北了,败在这笑颜之下。


 『赤司大人。』


 『嗯。』


   注意力被拉回,听着属下报告侦查结果,回忆固然美好,只是还是得关心当前的状况。


 『据桃井大人的情报得知,他们将在四天后攻占秀德一带。』


 『.....准备好十万兵力,当天就一举拿下。』







黑子漫步在森林间,找寻对发炎有用的药草,前几日赤司旧伤复发,肩膀疼得厉害,正好趁赤司去朝廷时出來走走。


“最近赤司君去朝堂的次数愈平凡了呢....是否代表叛乱增加不少?赤司君能应付的来吗?』


在思考之于,黑子听见前方传来打斗的声音便上前查看,一名青发男子背对着黑子与对面三人交战,三人论身材都比青发男人壮硕许多,正当黑子摸了摸腰际旁的剑准备上前帮忙时,只见男人以冲上前攻击,三人似乎已串通好,围着男人一同砍去。此时,男人迅速的蹲下身,并朝其中一个的脚部砍去,趁一人倒下时跑出重围,已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斩杀三人。


『是谁?』男人敏锐的直觉发觉了黑子的气息,黑子也毫不避讳的走到面前。


『在下黑子哲也,方才见得阁下的武功如此高强,不禁停留迷住了眼。』


男人一开始没有相信黑子的说辞,但是看他外表如此纯净,不像是敌人,算了,也无伤大雅,无论谁我都可以轻易斩杀的。


 『不好意思,能否与我稍微比试一下?』


『...啊?』


黑子见男人并不信任自己,又见了如此精彩的ㄧ战,几年来未打过斗的兴奋之情涌上而提出要求。


男人不发一语的拔出了剑,黑子也随即动作,拔剑的流利度及自然的准备姿势,令男人握紧了剑柄。


 比试完,男人收起剑扬起灿烂的笑容大步朝黑子走去。


『喂!你还挺强的,我是青峰大辉。』


『青峰君相信我了?』


『嘛,能将剑锋给练到钝的绝不是坏人啊。』


青峰ㄧ个手臂搂着黑子肩膀,开怀的笑着,一点不像才打完两次斗争的摸样,黑子很少像今天这样了,也难藏愉悦。


 两人一同在旁的树下歇息,黑子得知了青峰的许多过往。


『青峰君来自哪的?』


『离这里较北方的桐皇那里。』


 『这么远吗…是为何事而来?』


 此话一出,青峰渐渐收起笑容,迟疑了一下才开口。


『找人,这人在几年前,一场战役中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父亲。后来得知他在这里,在等一个机会杀了他一解我心中之恨。』


后来在聊ㄧ会就道别了,黑子拿着采好的药草和蔬食返家。赤司一回到家,一如往常抱抱黑子,看似没有异状,但是黑子知道,赤司君在烦恼着什么。


吃完晚餐,收拾过后,赤司走到黑子身后,双手抚过腰际抱住黑子,才缓缓开口。


『北方外族越发猖獗,四天后即将攻打秀德一带,我决定在那里攻下他们,但是无论地形而言,那里不容易攻,加上听闻来了个能与我并驾齐驱的主力,这次战役会十分艰辛,所以哲也,要等我。』


赤司抵着黑子的肩膀,黑子感觉的出来,赤司君很不安,几年前赤司体验到的败北他不是不晓得。对外,他是个无战不胜、年轻有为的将军,但是没人比黑子更了解赤司,他的胜利,是为了家族,他的聪明睿智,是为了保护……然而全是为了什么?因为他还年轻。


黑子推开了赤司,在赤司面前跪了下来,趁赤司还在惊讶之于黑子率先开口。


『赤司将军,在下有个不致之请,请将军让我上前线支援,我想为将军出一份力量。』


赤司恢复了神情,但许久一直未听到答覆,正当黑子要在重述一次时,被一个强劲的力道拉起身后被狠狠抱住。


 『哲也..我命令你不准离开我..』缓缓低头顶在黑子的胸膛上。


黑子愣住了,他从未看过赤司这么无助的样子,这才看清了,他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少年。


『我从小就被父亲严格的培养着,每天苦练各种剑术及防身,做为赤司世家的人有苦不得怨,我的母亲常恳求父亲,我才有这么点自由时间。然而,在一次的休息中,我请母亲带着我到村中市集的路上被袭击,我当时无能为力,只能在母亲的保护下逃回去。』


黑子愣愣的听着赤司说出自己的童年,他不是不知道这些过去,只是无从体会这种切肤之痛。


见着黑子不语,就接着说。


『而当天的你,令我想起了她。黑子哲也的那双清澈而坚定不移的眼神,给于我了希冀.....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对不起,赤司君。』如同母亲安慰孩子般的抚着头。


『谢谢你,哲也。』结束了拥抱,赤司捧着对方的脸颊。


『我爱你。』吻上其唇瓣,琢磨着上面的纹路,再潜入内部扫过贝齿,黑子情不自禁张开嘴细细回应着,一个温存,却激起双方的欲望。




  破晓之时,赤司眯了眯眼睛,显些睡眠不足,毕竟,昨晚两人是如此的契合。赤司笑着轻吻着还在熟睡人儿的额。


『请原谅我的自私,与其两人在战场上并肩作战,我更倾向与被人等待的感觉。』

 


 起了身,还怕惊扰到枕边人放轻了动作,盖好被子才离开。






  对不起,赤司君。






日子过的很快,决战的日子已到,赤司扫过阵容,确定无误才开口。


『这次我也不多说,我只允许打胜仗,我的军队里没有败者,然而...也没有懦夫。』


『出发。』一声令下,万只马匹开始奔腾,气势万钧。接近了秀德一带,周围地的上花草早已被践踏不堪,残骸遍布。看来对方已经先到达了,正当赤司等人准备前进时,脚边村民的残骸抓住了他们,不得动弹,军队从后方冒出,少说都有几十万人。


看来,会是一场苦战。









乘着马匹在森林中奔驰,愿望即将成真,心中就是一个爽快啊。


『青峰君果然是你吗...』


停下马匹,看着站在眼前的水色少年,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但是双方没人带着愉悦的心情。


 『哲!?又见面了啊!你怎么站在这.....』


 『你要找的人是赤司君吧。』

  


『....是又如何?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与黑子想像不同,原本以为青峰会很震惊,但是他却是意料之外的冷静。


 『赤司君曾说,北方外族肆虐,光是近年增加的人数,依战力成言不成威胁,只是听说来了个为了复仇而战的人,单凭他足以跟赤司君不分上下。青峰君你来自北方远到这来是为了找寻杀害你父亲之人,身手又十分矫健,这还不足已怀疑吗?』


黑子视线不曾离开过青峰,他不敢相信昔日的朋友会是惹起战事的人。青峰跳下马,向前走几步后拔起剑身,神情如同当时面对三名山贼一样。


『哲,这些年我受了多少苦,赤司那家伙却舒舒服服的坐在朝廷中,然而现在我差一步就可以毁了他,所以如果你要阻止我的话,就算是你,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看来我们还是免不了一战呢,青峰君。』







...有点不对劲。为何打的如此轻而易举?虽说双方都有着十几万人的威势,但是对方很明显没有受过训练,只是乱枪打鸟罢了。


 赤司闪身躲过袭击,一剑刺向敌人腹部,登时,血溅沙土,如同赤司征十郎标记这荒地的记号。


 ..如果说主力不会在这里..


 赤司骑上了战马离开战场,往回奔去。如果说主力不在这里...是因为他们目标并非秀德。赤司边懊悔自己不周全的设想,边加快了速度。


『哲也....等我。』









 『..唔....!!』


 痛感蔓延整个背部,撞着树干,黑子哲也却毫不在乎的勉强撑起身子。黑子许多方面不如青峰,这场战斗本来的胜利者就是青峰大辉,那又为何黑子需要坚持成这样?


 『青峰君.......放下这股执念吧..赤司君和你都是我重要之人,我不想看你们斗的你死我活...』


『对不起..但如今这样也都是赤司害的,我一定要他尝尝苦头。』


 青峰拿稳剑身,再次攻击黑子。霎时,手上的剑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弹了开来。


 『..赤司!!』


赤司无视他的怒喊,一个箭步,抱住伤痕累累的黑子。


『抱歉,哲也,我回来晚了。』


 『赤司君....不..要杀了青峰君...』黑子说完后就倒在赤司怀里。


赤司将黑子安顿好,一个转身,速度之快,剑已抵在青峰的左胸口。


 

 『哲也真是太过仁慈了,既然不能杀你,那把哲也身上的伤算一算还给你如何?』不同于方才宠溺的眼神,现在的眼神充满凄厉的愤怒。


那速度令青峰瞪大了眼,但很快恢复镇定后跳开与赤司有一段距离。


『啧,我正可将多年的帐偿还,有何不可?』


战火,一触即发。





 


尘土飞扬,风吹拂着树木,木上叶子不禁寒风侵袭而自由奔放,但还尚未平安落地,就已被摧残。


 赤司与青峰早已遍体鳞伤,可双方间皆还游刃有于的做着攻击。


 赤司的旧伤复发,固然刀剑挥舞的动作有些不顺畅,青峰似乎察觉到这点,直往会令赤司不适的角度攻击,果然,这招奏效了。赤司的肩膀最终承受不了对方强烈的攻势,肩膀的疼痛蔓延整只手臂,青峰看准了赤司停顿的时机,冲了过去。


『赤司征十郎,偿命吧。』


鲜红贱于脸上,彷佛因为寒天的关系温热的血液更加的灼热。


他成功了。他多年筹划的复仇成功了,但是,他所杀的人并不是赤司征十郎。



 黑子哲也使了浑身的力气让身体站起来,在青峰就要刺上赤司时,冲过去为赤司挡了这一剑。


 『哲也!!』


赤司抱着黑子,随着他慢慢坐在地上,护着他血流如柱的伤口。


 『为什么...不听我的..』


 『赤司君..是我的今世最爱的人,青峰君,是我要好的朋友,我明白...这次的战争,无论胜败,都会失去其中一方...这样的结果反而更好。』


 『我会陪你。』


『不行,你是一国的大将军,要全力保护居民,要是你早来了,我可不会煮豆腐迎接你的。』抬起手抚着赤司的脸庞。


『赤司君,对不起,谢谢你,我爱你。』


 在黑子手垂下那刻,天上开始下雪了。


 

 『哲!!怎么会...我不想杀你啊...』


 『这样你满意了吗,青峰大辉?一命赔一命,还是赤司征十郎最重视之人..滚。』


 『我答应哲也,不会杀你,但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望着你没了血色与天上飘落的雪花一样的脸,心中好是心疼。啊啊,对了呢,每年冬天ㄧ到,我一进了家门,你就一下子冲到我身边,抓住我的双手,靠近自己嘴旁呼气为我取暖呢。


『这样温度就跟我一样了。』你总是微笑的对我说着。


现在的我亦是如此,捧起你苍白的双手,对着它呼气,只是不管怎么为你取暖就是不能让你跟我一样的温度。


今年的冬天是如此的寒冷。







 赤司君,对不起先离开了你,谢谢你能爱上我,我很幸福,我爱你...至死不渝。
















『征君....征君...!!』


 睁开双眼,揉一揉双眼中的朦胧,脸颊上还带点湿热。


 『征君?你还好吗?』


 赤司望着眼前的水色少年,忽然感到一股忧伤,啊啊,原来是梦,但是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赤司讲黑子拉倒在自己怀里,紧紧的抱着感受着对方的体温,黑子哲也还在自己身边。


 『哲也,我爱你。』


 『你会离开我吗?』


『......』


 黑子被赤司突如其来的告白及不安全感吓到了,刚刚想说赤司君今天怎这么晚还没起床,进门一看,是还在睡,但是怎么睡着睡着就哭了?


赤司没听着黑子的回答心里居然慌了起来,他不要失去黑子,没了黑子乾脆死了算了.....


『征君。』


黑子离开赤司的怀抱,双手捏着赤司的脸颊,眼神却十分的坚定,这让赤司感觉无比的熟悉。


『征君....生日快乐。以前你生日,我也对着你说,往后也是如此,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会为你祝福的。』


 『谢谢你,哲也。』


 『早餐在不吃就冷了,走吧,征君。』牵起手,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外头再怎么寒冷,都比不上这热恋中的情侣。



 无论是前生今世,梦中亦或现实,我都会第一个发现你的。










  -FIN-





---小剧场---


青峰冷汗直流,这汗量不比刚打完篮球赛少,不为别的,就是赤司。


青峰每跟赤司对上眼,那眼神就要把自己杀了似的,卧操!干了什么事了啊我!!?


『大辉。』


『是....是!!』


『去帮全队买水回来。』


『欸!!?为啥啊?我最近干了什么事啦!』


『没什么,就看着不顺眼。』


『啊!!!?』










谢谢各位观看此文ˊˇˋ

我突破6千字大关了(*˘︶˘*)  其实名字跟96猫的没什么关系啦 只是其中的一句『また生まれ変わったら,真っ先に君に会いに行こう。』有点感触罢了ww


因为家里有些事,没时间打文,后面就草草打过了...我有空会补回来的ˋˊ!!!


然而还是谢谢各位OwO


赤黑 七夕情人节快乐

其实本来是同居三十题的,想说既然七夕到了就为赤黑夫夫写篇贺文

短篇,文笔渣请见谅








「哲也。」

「......」

「老婆大人。」

「.....!?」

「哲也宝贝,帮我生....」啪!!!

「征君请你闭嘴。还有请不要叫那些奇怪的称呼,我会很困扰的。更何况老婆什么的.....征君是再适合不过的了。」使用加速传球将枕头砸向正在做早餐的自家恋人后说道。

「怎么会呢?已以往的“经验”来说,哲也做妻子是最无争议的【(指观众)对吧对吧!】所以哲也就看在我每次都温柔对待你的份上帮我生孩...」啪!!!

「征君请注意你的言词,你的羞耻度已无下限了。重点是我之前也说过不下百次了,我是无法为征君生孩子的......」将枕头再次砸过去,当然很轻易就被躲开了。

「呐,你说孩子该像谁好呢.....?像哲也一样可爱,还是像我.....不行,绝对不行像我,不然会遗传到哲也厨基因【这什么鬼】的....」仔细想着孩子的问题,完全没注意到身边人的无奈及白眼的赤司•哲也痴汉•征十郎。

无视正在发病的恋人,起身走向餐桌时眼角瞥见ㄧ旁的日历,忽然意识到『今天不正是所谓牛郎织女一年只能见一次面的那一个七夕吗!?』

黑子坐到赤司对面,开始享用两人的早餐,但是从坐下那时候开始,黑子就一直盯着赤司,让赤司怎么吃怎么怪。

「哲也,不要一直那么可爱的盯着我,把我当精神粮食不错,但我会把持不住的。」

「征君今天是七夕呢。」黑子难道没有吐嘈赤司还诚实说出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怎么。哲也想把自己当情人节礼物送我?这样每天不都是情人节了?」

就这样,黑子已手刀喝止了不停调戏自己的嘴,安静的吃完早饭。收拾完后,赤司又已陪我上街逛逛的缘由拉黑子出了门。




两人走在街上,不难发现因七夕而热闹起来的街头及看准商机赶紧摆活动出来的商家。赤司带着黑子就这么一直走着,直到穿过了人潮,黑子仔细一看......『许愿竹』!?

「原来征君是相信这种传说的吗?」伸手拿了赤司准备好的纸条。

『怎么?哲也你没兴趣?』

「并不是,我只是好奇征君会写什么愿望罢了,事业之类的吗?」拿着递过来的笔思考着对方可能的愿望。

「事业什么的我自己来便已足够,更何况那些知道自己在公司里没有立足之地的人,都任命自行【你确定?】退出了。」回头看了看黑子,眼神中是无比的宠溺,再怎么说,自家恋人也太过迟钝了。

「那哲也呢,哲也会写什么愿望?」

「那还用说,当然是永远喝不完的奶昔了。」想到奶昔就露出了连高中时的同伴们都少有机会见到的幸福表情。

赤司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各自拿起笔写上了愿望。黑子将愿望挂好立刻转身走出人群。赤司赶紧将自己的挂到黑子的旁边,看了一眼黑子的愿望,愣了好一会ㄦ才出去找黑子。

黑子在一旁的店家等待着他,赤司见他微红的耳根,忍住当众抱住可爱人儿的冲动,牵起黑子的左手,轻吻指尖。

「没想到哲也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呢。」

听见赤司的话,黑子更加无法抬头了,但是对方却见他越发红的耳朵背叛了他。

「呐,哲也。你会觉得我们像牛郎与织女吗?」

「欸....!?怎....怎么会呢?我跟征君不是每天都能见面吗,而且......」

赤司笑着握紧黑子的双手,额头互靠。

「也是呢,能爱上你真是太好了。」


尽管这爱情多么不被认同,就算没了星空,没了桥,我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去见你。













《征君,情人节快乐。谢谢你与我度过这美好的节日,但是,希望明年我们不要过情人节了,过个永生难忘的纪念日吧。》-黑子哲也

《如果没有你,我就从不知败北,如果没有你,我就无从体会拥有一个重视之人的感觉。可以的话,能在让我了解家庭的温暖吗?》-赤司征十郎



【END】





赤黑 夢裡的圓滿結局 【BE】 (1)

首次發文就貼個BEˊˇˋ

不會控制字數不好意思!!

謝謝柴犬給我勇氣發文(?

文筆什麼請見諒QwQQ













          am:7:00


 “叮—叮—叮”


 伸手按掉擾人清夢的鬧鐘,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皺著眉頭將被子掀開,彷彿將怒氣一口氣都打散似的,這並不是代表他有起床氣,只是氣本來夢裡正要喝上一口戀人為他買回來的香草奶昔時,就這麼硬生生被該死的鬧鐘給打斷了。


—等等...戀人?



 黑子哲也,正值三十而立之年。喜愛的食物是香草奶昔,那個從以前喝到現在的味道,總讓他愛不釋手。目前擔任幼教老師一職,偶爾寫些立志的小故事給孩子們聽,曾有人誇過他文筆很好卻為何選擇當一名費心又費力的幼教老師,而不嘗試著成為一位至少會小有名氣的小說家?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嘆了口氣,起身洗漱後,走到廚房準備自己的早餐。看著眼前的蛋及培根被煎的滋滋作響,蛋的周圍被煎的酥脆,甚至還聞到培根的陣陣的飄香。當初那個只會煮水煮蛋的黑子,現在學會了許多料理,其實緣由並不是想做給誰吃,更不是怕自己吃一輩子的水煮蛋。


—只為了,忘掉他。





 到了教室裡,伸了伸懶腰表示辛苦的一天要開始了。活潑亂跳的孩子們一看到他們親愛的老師走過來,立刻蜂擁而上飛撲過去。

「早安!黑子老師」


「黑子老師你今天會講故事給我們聽嗎?」微笑看著這些對他展開燦爛笑容的孩子們,他喜歡這種笑容,那種最純真無心機的原始笑容。忽然瞥見唯一沒有沖過來正在盤腿坐在角落看書的孩子,似乎是前幾天轉進來的,一雙赤紅色眼瞳直盯著眼前的書,絲毫不在意身前的吵鬧。黑子看著這個孩子,想起了從自己讀中學起是多麼喜歡追逐那抹赤色,他給予自己希望、歡喜、愛慕,卻是自己著手造成了悲痛。


 孩子似乎是注意到了目光而抬頭,黑子一愣,曾經過往一一浮上來。與記憶中那個相同的顏色、與記憶中那個彷彿知曉一切的眼神、那個對自己發誓至死不渝的承諾。


—好熟悉.....不.....不要...為什麼.....要想起來.....


——痛!!好痛!!快停下!!!我....不要!!



 黑子雙手緊抓著自己左胸,感覺正在承受著那種彷彿撕心裂肺的痛,不停的大口深呼吸想讓自己平復下來,孩子們發覺老師的異狀紛紛上前關心。

「不用擔心,我沒事。老師先去一下洗手間。」艱難的說出幾句安撫孩子的話,便快步離開。


—為什麼要讓我想起來...!我明明....要忘了啊!拜託...消失吧...


—征十郎。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