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藍色的剪刀

主食 赤黑
副食 秀业/薰嗣/奈因

赤黑 夢裡的圓滿結局 【BE】 (1)

首次發文就貼個BEˊˇˋ

不會控制字數不好意思!!

謝謝柴犬給我勇氣發文(?

文筆什麼請見諒QwQQ













          am:7:00


 “叮—叮—叮”


 伸手按掉擾人清夢的鬧鐘,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皺著眉頭將被子掀開,彷彿將怒氣一口氣都打散似的,這並不是代表他有起床氣,只是氣本來夢裡正要喝上一口戀人為他買回來的香草奶昔時,就這麼硬生生被該死的鬧鐘給打斷了。


—等等...戀人?



 黑子哲也,正值三十而立之年。喜愛的食物是香草奶昔,那個從以前喝到現在的味道,總讓他愛不釋手。目前擔任幼教老師一職,偶爾寫些立志的小故事給孩子們聽,曾有人誇過他文筆很好卻為何選擇當一名費心又費力的幼教老師,而不嘗試著成為一位至少會小有名氣的小說家?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嘆了口氣,起身洗漱後,走到廚房準備自己的早餐。看著眼前的蛋及培根被煎的滋滋作響,蛋的周圍被煎的酥脆,甚至還聞到培根的陣陣的飄香。當初那個只會煮水煮蛋的黑子,現在學會了許多料理,其實緣由並不是想做給誰吃,更不是怕自己吃一輩子的水煮蛋。


—只為了,忘掉他。





 到了教室裡,伸了伸懶腰表示辛苦的一天要開始了。活潑亂跳的孩子們一看到他們親愛的老師走過來,立刻蜂擁而上飛撲過去。

「早安!黑子老師」


「黑子老師你今天會講故事給我們聽嗎?」微笑看著這些對他展開燦爛笑容的孩子們,他喜歡這種笑容,那種最純真無心機的原始笑容。忽然瞥見唯一沒有沖過來正在盤腿坐在角落看書的孩子,似乎是前幾天轉進來的,一雙赤紅色眼瞳直盯著眼前的書,絲毫不在意身前的吵鬧。黑子看著這個孩子,想起了從自己讀中學起是多麼喜歡追逐那抹赤色,他給予自己希望、歡喜、愛慕,卻是自己著手造成了悲痛。


 孩子似乎是注意到了目光而抬頭,黑子一愣,曾經過往一一浮上來。與記憶中那個相同的顏色、與記憶中那個彷彿知曉一切的眼神、那個對自己發誓至死不渝的承諾。


—好熟悉.....不.....不要...為什麼.....要想起來.....


——痛!!好痛!!快停下!!!我....不要!!



 黑子雙手緊抓著自己左胸,感覺正在承受著那種彷彿撕心裂肺的痛,不停的大口深呼吸想讓自己平復下來,孩子們發覺老師的異狀紛紛上前關心。

「不用擔心,我沒事。老師先去一下洗手間。」艱難的說出幾句安撫孩子的話,便快步離開。


—為什麼要讓我想起來...!我明明....要忘了啊!拜託...消失吧...


—征十郎。


-TBC-